纳米喷镀设备厂家,纳米喷镀机多少钱,纳米喷镀材料批发,_纳米喷镀机(华科纳米喷镀)_纳米喷镀设备厂家,纳米喷镀机多少钱,纳米喷镀材料批发,咨询电话:134-1436-7568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这些城市逐渐衰落!房子100元一平你买吗?

来源:纳米喷镀机(华科纳米喷镀) 浏览量: 发表时间:2018.10.07


         有一个曾经辉煌鼎盛的城市,现在的房价普遍只有2000元一平米。而且,在人烟稀少的老城区,房子的报价最低达到了100元一平,一套稍好点的房子总价也就是一两万块钱,一个月工资就能买套房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个价格真的算是中国最低的房价了,100块钱一平跟白送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可以买来放着养老、度假、租出去,坐等升值或者拆迁?


         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石油化工基地,成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我们都听说过的铁人王进喜,就是从这里奔赴大庆、享誉全国的。解放前10年,中国的原油产量主要来源于玉门,占全国总产量的95%。支持油田建设的人才也被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这里。鼎盛时期的人口达到了13万。这个城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是何其风光。因为丰富的石油资源带动了当地的发展,这里曾经是车水马龙的都市聚集区。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玉门的产油质量和数量已经进入衰退期。随着玉门石油管理局和玉门市政府的搬迁,曾经辉煌的玉门老城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鬼城。常住人口缩减为原来的六分之一,六分之五的人口消失,因此带来了超高的房屋空置率。因为城市的衰落,在玉门市老城区,房价简直低到离谱。最低的只要50-100块钱一平,买个水电暖齐全的七八十平老房子,几千块钱就能拿下。

         原来市中心的旧房子变成廉租房,60平水电暖齐全,两室两厅只要几十块一个月。大片的废弃小区和公共建筑被封了起来,大白天经常一个人都见不到……不少当地人拥有几套房子根本不是事儿,不过压根不值得炫耀。有当地人表示:这些房子送你也不想住,年轻人都往外面发展了,就剩余老人在这里养老,假如你能忍受买个东西跑上半天的话,住在这里还是挺合适的。

         设施配套不齐全,连个公交车都没有,老城区里只留了一个红绿灯。而且房子老旧,当地建筑还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在玉门的老市区,这样的楼房数不胜数,毕竟曾经的人口达到10万多。而现在整栋整栋的房子空着,破旧的门窗墙面,历经劫难千疮百孔。

         走在街上四处空荡荡的,曾经应该是人头攒动的书店、照相馆、百货商场、酒店、学校,或是封堵,或是门窗紧闭,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地底都掏空了,你还想着拆迁?大西北的空地那么多,何必在一个掏空了的地表上搞基建或者新区?

02


         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内蒙古三线城市,创造了一系列的经济神话, GDP一度赶超香港,房价直逼"北上广"。

         鄂尔多斯的煤炭产业占经济总量近70%,占财政总收入近50%。拥有"黑金资源"的鄂尔多斯,在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里,风头一时无两。

         可惜,煤炭带来的巨额财富,被这座城市挥霍在房地产市场里。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鄂尔多斯的楼市,均价大约为1200元,三年后,住房均价飙升到7000元左右。到最疯狂的2011年,鄂尔多斯的房价被炒到将近两万元。

         然而,仅依靠煤炭资源,产业结构单一,粗放生产,导致环境恶化,产能落后,同时热衷房地产的投机买卖,这让鄂尔多斯的发展之路越走越窄,泡沫隐患重重,终于一夜之间,神话破碎,陷入债务危机。

         资源矿产丰富的那几年,大量的人跑到鄂尔多斯买房淘金,但是现在鄂尔多斯到处都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空置楼房以及烂尾楼。相似的是,玉门和鄂尔多斯这两座城市都是属于资源城市,现在因资源枯竭或衰减,大量人口流出,房价下跌。从这两座城市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规律,人口是房地产的有力支撑,产业经济是人口聚集的源动力。面对资源的枯竭,结构单一的产业无法支撑经济发展,资源型城市在资源枯竭以后,通常面临搬迁、转型和消亡三种选择。玉门的废城之痛,鄂尔多斯煤都神话的破灭,映射出中国众多资源性城市的转型困局。

         国外的资源型城市一般规模比较小,例如美国的矿业城镇规模只有四五千人左右,这样的情况便于搬迁,在资源开采枯竭之后,即使废弃掉成为鬼城也影响不大。

         但是我们国内的资源型城市通常规模很大,小城市也有5万-10万人,搬迁和废弃影响太大,转型是第一选择。但是转型又谈何容易?

         比如钢铁之城唐山,也面临着转型困局,当地人最担心的是钢厂拆除后“人走茶凉”。唐山人口众多,除了铁矿资源,还占据着地理和交通优势,为了应对资源型城市的发展瓶颈,这些年来唐山也在努力转型,然而效果并不如人意。中国的资源城市何止这些,神木、东川、抚顺、盘锦、焦作、黄石……无不面临着产业结构转型。


         我们都知道资源的不可再生性,资源型产业必定是优势递减的,从勘探 开采——高产稳产——衰减枯竭,这是一个生命周期规律。而且目前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资源多少已早不是决定一个城市生命力和等级的决定要素。在生命周期末期,如果无法找到新的资源或者培育出替代产业,城市的衰落就不可避免了。资源枯竭、产业衰退、环境恶化等就成了资源型城市的共性问题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都听过“春蚕到死丝方尽”,顾名思义,“春蚕型”城市像春蚕作茧、丝尽而亡,最后弃城而走、整体搬离。而“蝌蚪型”城市则像蝌蚪跳上岸,摆脱对资源的依赖,蜕变成“青蛙”,即使资源枯竭,城市也会可持续发展。为什么资本和人口更眷顾一线和强二线城市?因为这些城市依赖的不是资源,而是源源不绝的人口红利和永不枯竭的经济发展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