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喷镀设备厂家,纳米喷镀机多少钱,纳米喷镀材料批发,_纳米喷镀机(华科纳米喷镀)_纳米喷镀设备厂家,纳米喷镀机多少钱,纳米喷镀材料批发,咨询电话:134-1436-7568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新闻资讯

海南海药摇身变央企,身价上涨后前路又如何?

来源:纳米喷镀机(华科纳米喷镀) 浏览量: 发表时间:2019.05.06



     日前,一只名为海南海药的医药概念股的走势引人注意。5月6日,海南医药(000566.SZ)逆市上涨,盘中一度触及涨停板,截止发稿涨幅为8.37%,报于8.8元,总市值为117.57亿。

从消息面上来看,海南海药股价能够逆市上涨主要是源于一则“20亿元易主”的公告刺激。

昨日晚间,海南海药发布最新公告称,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发生易主,国务院国资旗下新兴际华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药控股”)将斥资约20亿元接盘成为其新实控人。

而交易完成后,华同实业持有海南海药22.23%股权,南方同正向华同实业让渡7.76%海南海药股票表决权,医药控股持有华同实业100%股权,华同实业成为海南海药控股股东,国务院国资委则成为海南海药实际控制人。

至此,海南海药就从民营摇身一变央企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通常大多数公司的控股权转让都或多或少与大股东资金紧张、面临爆仓的危机有关,因此其大股东不得不出让控股权。那么,在海南海药20亿元易主的背后,又藏有什么故事呢?

深陷“违规行为”的漩涡

事实上,根据其发布的种种公告来看,海南海药及其实控人2018年过的并不“容易”。

2018年11月1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海南海药给予通报批评处分;对海南海药控股股东南方同正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对海南海药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刘悉承、董事王伟、时任财务负责人林健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对海南海药董事任荣波、监事周庆国、时任董秘张晖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而值得注意的是,海南海药受到深交所通报处分这件事,正是其由于之前“资金紧张”而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2017年11月3日,海南证监局发布了《关于对刘悉承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其中,海南证监局罗列出了刘悉承在经营海南海药过程中的数条违规行为:对外担保没有进行信息披露、关联交易没有信息披露、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部分交易不记账、募集资金管理不规范等等。

其一,违规担保和占用资金。

违规担保方面主要是指,海南海药控股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有限公司于2016年为客户重庆金赛医药有限公司开立银行承兑汇票提供3亿元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即2014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8.45%,未提交总经理办公会讨论、未提交董事会审议,并未进行信息披露。

随后2017年4月,海口制药厂向重庆金赛支付的1亿元往来款,流转于海南信嘉投资有限公司及重庆金赛之间,最终流入南方同正,涉控股股东占有公司资金。

其二,关联交易违规和不记账。

除了占用资金和违规担保,海南证监局还查到海南海药的关联交易违规以及部分交易未记账。

据公告显示,海南海药原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重庆市忠县同正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分别于2016年8月1日、2日、3日、8日向重庆金赛支付0.95亿元、1亿元、0.55亿元、0.30亿元,合计2.80亿元用于借贷,占海南海药最近一期(2015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2.21%。重庆金赛收到上述款项后当日即支付给南方同正,资金流转期间重庆金赛相关银行账户无其他大额资金进出,同正小贷上述2.80亿元资金最终转入南方同正。

上述交易构成关联交易,未提交公司总经理办公会审议,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针对上述关联交易,海南海药未进行临时信息披露,未在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

此外,除了以上几宗违规行为,海南海药在募集资金管理问题上也不规范,2015年和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开立的募集资金专户均未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募集资金未及时存入募集资金专户。

而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这些违规行为的一一披露,实控人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2018年7月份,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他以5亿元代价,出让重庆万里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控制权;同年的11月17日,刘悉承又计划以2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转让海南海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直至今日,深陷“违规”漩涡的海南海药终于摆脱“资金链紧张”的阴霾,获得了国资医药控股增资的20亿元。

变身“央企”之后,前路如何?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海南海药的实控人刘悉承来说,医药控股的20亿元增资可谓是“一半欢喜一半愁”,毕竟这项交易尘埃落定之时,也是其失去该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之时。

此外,刘悉承方面在公告承诺称,此次交易完成后,医药控股控股股东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被动失去海南海药控制权之前,不谋求对海南海药的控制权。即:刘悉承等不会以直接或间接方式增持海南海药股份,不单独或与其他第三方共同谋求海南海药的实际控制权等行为。

那么,实控人变更的海南海药,未来的路又如何呢?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医药控股方面。

据资料显示,医药控股是新兴际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医药板块的持股投资平台。新兴际华集团前身为新兴铸管集团,目前拥有冶金、轻纺、装备、医药、应急、服务等六大业务板块,是集资产管理、资本运营和生产经营于一体的大型国有独资公司,是中央企业董事会扩权试点单位,国务院国资委确立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之一。

对此,该公司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仍将按照市场化机制独立经营管理。医药控股未来将按照有利于公司可持续发展、有利于股东利益的原则,聚焦主业、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为全体股东带来良好回报。

而随着这项交易的正式完成,“有钱有势”的医药控股也将成为海南医药背后的强而有力的“盾牌”。

其次,再来看看海南医药相关消息。

据公开资料显示,海南海药是一家集药品研发制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及医疗服务几大板块于一体,布局大健康产业的医药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头孢制剂、肠胃药、肿瘤药、人工耳蜗、原料药和中间体等6大系列。

值得一提的是, 2018年公司在原创新药和仿制药研究方面均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尤其在抗肿瘤领域,全球原创性新药SM09、SM06、TNF2、N009、N004等已完成临床前研究;广谱、靶向抗肿瘤1.1类新药—P53/MDM2抑制剂已申请PCT专利,获得中国、美国等国家专利授权;白血病特效药BTK抑制剂已完成体外化合物筛选,现处于申请欧美专利阶段;仿制药酸苯达莫司汀完成慢淋大部分病例入组,正在进行分析检测。另外,主治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生物制品1.1类新药,已进入Ⅲ期临床,其他淋巴瘤、红斑狼疮两适应症已进入Ⅱ期临床。肝纤维化治疗药--国家1.1类新药氟非尼酮已正式启动Ⅰ期临床试验,化合物已申请PCT专利,并已申请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重大新药创制”项目。

而随着这些原创新药和仿制药研究项目的逐渐落实,意味着海南海药或迎来了新的盈利点。

对此,有证券分析师认为,长期来看,研发型药企的重磅储备产品受益于优先审评审批、医保目录动态调整等政策,逐步地将丰富的在研产品管线转化为业绩增长的动力,带动研发型药企业绩长期稳健向好。其表示,随着研发投入的加大,海南海药的仿制药及创新药将很快迎来收获期,后期转化时其全产业链生产优势以及覆盖全国的渠道优势将充分释放。